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坚实的班底儿,譬如说刘邦有他的老乡,刘秀有云台二十八将,李世民有关陇集团,老朱有淮西勋贵……就连卖草鞋的都要收俩小弟才行。gfshuwu.com

  可见自古以来,成就大事,光靠自己一个人是行不通的。如今太子朱高炽也组建起自己的班底儿,只是这个班底儿从一开始,就让人有点皱眉头。

  “解缙只有文采,而不会做人。经过这几年的波折,此人又变得乖张凶戾,贪婪偏激,让他辅佐殿下,八成会坏事。”

  “至于金纯,好好的文人不当,私下里练习弓马骑射,他的心思也很明白,无非是见陛下喜好征战,乐于开疆拓土,所以他才想追随陛下出征大漠,建功立业。如今见太子得到兵权,他又觉得江山早晚是太子的,这才不惜放弃官位,跑去捧太子的臭脚。”

  总结起来,一个是小人,一个是更小的小人,这俩人要是能干出好事来,就闹鬼了。

  徐增寿唉声叹气,“我说柳淳啊,太子好歹也是我外甥,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也不能坑他啊!”

  柳淳才不听徐增寿的抱怨呢,“定国公,人家都去草原分割牧场,为国戍边了,你丫的挑了离着大明最近的地方,还时常跑回京城,你就不怕被弹劾吗?”

  徐增寿把脸一沉,他才不怕呢!

  别的那些功臣宿将,朱能讨了杭爱山以北的土地,丘福被分到了河套,陈亨在瀚海……唯独徐增寿,他的区域紧挨着大宁,也就是原来朵颜三卫的驻地。

  是一大堆国公里面,最轻松,最安逸的。

  没有那么大的风沙暴雪,也没有蛮夷袭击,离着京城又近,时不时的还能跑北平潇洒。出入酒家青楼,整天喝酒潇洒,日子跟神仙似的。

  如果不看是亲戚,柳淳就把他给抓起来办了。

  徐增寿冲着柳淳拱手,“你要能把我抓起来,赶快送我去诏狱,我还想安安静静吃几天牢房呢!”

  这话说得有趣,“你到底有什么打算?”柳淳沉吟道。

  “我什么打算都没有。”徐增寿咧嘴道:“你当我愿意跑里跑外没吃吃喝啊?我堂堂一个国公爷,要去求爷爷告奶奶,捧着那帮商人,求他们帮忙,提供人员物资,采购牛羊马匹……为了几个臭钱,我要捧着他们!柳淳,你说我倒霉不倒霉?”

  原来如此啊!

  这些武将也都明白,要想在草原立足,屯垦戍边那一套不管用了,寒冷的草原根本生长不出庄稼。他们唯有靠着生意往来,互通有无,才能维持下去。

  偏偏大家伙都不擅长这些,除了一个徐增寿之外。

  没法子,徐增寿就被赋予了招商引资的重任。

  面对这个结果,柳淳还能说什么。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证明他们还是很有眼光的……所以,你赶快去找商人办事吧!来我家有什么用?”

  徐增寿冷哼道:“你是不是还跟我装傻?你家里有整个大明朝最大的商人,我不来这儿去哪?”

  正说着,徐妙锦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摞约书,很潇洒地扔给徐增寿,轻飘飘道:“这是两千万两的第一批采购,往后还有!”

  两千万两在徐妙锦的嘴里,简直跟二两银子差不多。

  说实话,柳淳都不知道这位夫人到底有多少钱了!

  “老爷。我这钱从哪里来,该怎么用,最好别问了,问了呢,妾身也不说的。总而言之,妾身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无他……为国分忧而已!”

  徐妙锦说得那叫一个潇洒,徐增寿满脸嬉笑,跟个萨摩似的,双手捧着约书,不停点头。

  “妹妹高古,妹妹真是当世女财神,小兄实在是五体投地啊!”

  他一转身,对柳淳恶狠狠道:“我要走了,刚刚说的话你都记住了?一定要照顾好太子殿下,多选几个人才,你懂不?”

  柳淳越发恼怒了,“徐增寿,你自己照照镜子,再仔细想想,那些功臣宿将为什么愿意让你干这事?”

  徐增寿迟愣片刻,突然眉头抖动,他似乎有所领悟。

  原来不是因为我徐增寿天纵英明,才能出众,人品无双啊?仅仅是因为我只能干这个!至于太子朱高炽,他也不是要依靠解缙和金纯的人才,只不过让他们做些适合的事情罢了!

  想清楚这个时候,徐增寿直接夹着尾巴跑了。

  下次可别出来装大个儿的,实在是太丢人。

  徐增寿灰溜溜跑了,转过天,正是早朝。

  柳淳已经很长时间不去早朝了,随着政务越来越多,事情越来越复杂,早朝已经和具体政务脱节了,越来越沦为行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奋斗在洪武末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暗手千牌只为原作者青史尽成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史尽成灰并收藏奋斗在洪武末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