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心殿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药味,空气有些闷,让人喘不过气来。crshuwu.com

  殿内静悄悄的,恍若一座死城般。

  皇帝一动不动地躺在龙榻上,眸光闪烁地望着上方的纱帐,神色怔怔。

  这大半个月来,他反复地想着安平,想着慕炎,想着岑隐,每每想到他们三人,心口就是一阵怒意翻涌,胸膛剧烈地一起一伏。

  皇帝当然恨不得当下就杀了他们以泄他心头之恨,然而,他知道现在光凭他自己,根本对付不了他们。

  皇帝调整着呼吸,咬着牙艰难地说道:“给朕宣……皇后……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

  他想见皇后,想见皇子,想见那些对他忠心耿耿的大臣们,这个时候,也唯有他们也可以为他分忧了。

  “承恩公……安亲王……”

  皇帝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些人的名字,每一个字都说得吃力极了,断断续续,含含糊糊。

  可是,回应他的是一片死寂,寝宫内,除了他的呼吸声,什么声音也没有。

  谁也没有理他,无论是太医,还是內侍,皆是如石雕般一动不动。

  自他醒来后,都是这样,无论他说什么,都没有人理会他。

  皇帝的心口传来一阵剧痛,只觉得心脏仿佛要炸开似的,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

  眼看着皇帝仿佛下一瞬就要厥过去的样子,两个太医这才动了,一个人给皇帝嗅了嗅嗅盐,另一个人默默地给皇帝在几个大穴上施针,动作娴熟。

  直到皇帝的脸色渐渐平复,气息也平缓下来,两个太医就又默默地退了回去,从头到尾,他们甚至没有跟皇帝说一句话。

  皇帝虽然缓过了劲,却只觉得更绝望,浑身冰凉,犹如泡在盛满冰水的浴桶里般,从四肢到心脏全部一片冰寒。

  他再一次深切地意识到,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他这个连起身都做不到的皇帝不过是放在养心殿的一件摆设而已。

  皇帝开始怕了。

  他原来觉得他正值壮年,只要他慢慢养好龙体,将来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可是现在他开始怀疑这些太医真的会尽心治疗他吗?!

  这些个胆小怕事的太医恐怕畏岑隐如虎,他们敢治好自己吗?!

  他现在这副样子,就跟一个废人似的,连一个七岁小儿都可以随意摆弄他,如今岑隐和安平结了盟,也就意味着他等于是落到了安平的手里,安平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对自己呢?!

  想到安平那怨恨的眼神,皇帝的心跳霎时漏了一拍,心口一紧,忽然就感觉身下一股热流不受控制地淌了下去,跟着下身便是一片熟悉的湿热感。

  他又一次失禁了。

  下一瞬,一股浓重熟悉的尿骚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钻入皇帝鼻尖。

  皇帝又羞又怒,脸色青青红红地变化不已。

  他想叫內侍过来服侍,可又开不了口说原因,身子一动不动地僵在了那里,等着那些內侍发现不对,主动过来伺候自己。

  但是,没有人过来。

  榻边空荡荡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始终没有人主动过来。

  此刻,皇帝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下身上,身下湿漉漉的,渐渐地由湿热变得湿冷,中裤湿哒哒地黏在大腿上,难受极了。

  纱帐中,那股酸臭的尿骚味变得越来越浓重,萦绕在他鼻端,挥之不去,那股恶心的气味让皇帝闻之欲呕。

  之前皇帝昏迷的那半年,说不了话,也动弹不得,却能感知到外面的动静,让他觉得生不如死。现在他醒了,又能说话了,可是情况并没有好转。

  他只能瘫在榻上,没人把他放在眼里,这种无力的感觉让他觉得比昏迷的时候更惨……

  昏迷的时候他还抱有一线希望,觉得自己能醒,只要自己醒了,还能力挽狂澜,但是现在他才意识到更可怕的是“绝望”,是对自身的绝望……

  皇帝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下去了,嘶哑着声音喊了起来:“来……来人,给……给朕……擦身换衣。”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皇帝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得疼,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角落里的一个小內侍捏着鼻子嫌弃地朝皇帝的方向望了一眼,还是没过去,另一个小內侍带着几分不耐地站起身来,道:“我去叫文公公过来。”

  那小內侍快步打帘出去了,少顷,文永聚就拖拖拉拉地随着那小內侍进来了,心里既不甘又愤怒。

  曾经,他是堂堂御马监的掌印太监,在内廷十二监的地位超然,权柄滔天,仅此于司礼监掌印太监,可是现在,居然连这养心殿中一个随随便便的小內侍也敢来指使他,全然不把他放在眼内,真真狗眼看人低,虎落平阳被犬欺。

  然而,现在皇帝就在旁边,就算文永聚心中有再多的不满,也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来。

  安平长公主离开养心殿后,就因为他与两个小內侍争执了几句,后来他就发现皇帝看他的眼神中带上几分冷漠与怨艾,他好生伺候了皇帝几天,皇帝的眼神看着才渐渐地缓和了些。

  文永聚强忍着心头的不满,做出一副忠心殷勤的样子,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皇帝身旁,赔笑道:“皇上请稍候,奴才这就给您备水擦身。”

  两个小内侍在一旁冷眼看着,文永聚只好万事都亲力亲为,亲自去打水,又亲自给皇帝脱下那条湿哒哒的裤子,擦身,然后再皇帝换上裤子,又换了新褥子,仔细周到。

  忙完时,文永聚的额头已经沁出了一层浅浅的薄汗。

  这些时日,伺候皇帝吃喝拉撒的琐事都是文永聚在做,从第一次他动作生涩,弄得皇帝频频皱眉,到现在他已经十分娴熟,没一炷香功夫就给皇帝换上了新衣。

  身上干爽了,皇帝终于觉得通身松快一些了,脸色微缓。

  文永聚飞快地朝那两个正在打瞌睡的小內侍看了一眼,小心翼翼扶着皇帝又躺回了龙榻上,又仔细地把皇帝的身体摆正,让他躺得舒服些。

  文永聚一边伺候皇帝,一边俯身凑在皇帝耳边,压低声音表忠心道:“皇上,现在养心殿里的这些人全都被岑隐那个奸佞收买了,成了他的走狗,也只有奴才一心向君。”

  “皇上,您若有什么吩咐,尽管跟吩咐奴才,奴才一定把差事办好了。”

  皇帝想着文永聚对自己确实服侍得十分细心周到,不似这里的其他人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再说了,如今除了文永聚外,皇帝也根本无人可用,也只能在文永聚身上赌一把了。

  皇帝努力地仰起头,对着文永聚附耳道:“承恩……公。”是承恩公千方百计从江南请到了神医这才救醒了自己,他肯定对自己忠心耿耿。

  文永聚眼角的余光还在留意那两个小內侍的动静,连忙小声地又道:“皇上,承恩公已经被岑隐诬陷下狱了,不但被夺爵,还判了秋后斩首。”

  “……”皇帝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那日岑隐让人拖走承恩公时只说让他配合调查,没想到这才多久,承恩公竟是已经被判了秋后斩首?!是个半死人了!

  所以,岑隐这是要把自己身侧的那些忠臣一个个都铲除干净吗?!

  想到这里,皇帝又一次感觉到了恐惧与绝望,身子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文永聚抓住这个机会又道:“皇上,三皇子殿下一直担心皇上的状况,可是他几次来养心殿想求见皇上都被袁公公拦下了,不能进来探望皇上。还有,江大人也对皇上您忠心耿耿。”

  皇帝闻言原本混乱黯淡的眼眸稍稍亮了一些,眼底又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花,冰冷的心又渐渐地回暖了。

  是了,他不该这么轻易就绝望的,这朝中有岑隐这等不忠不义的逆臣,也会有江德深、承恩公这等一心向着正统的忠臣。

  霎时间,皇帝感觉自己又有了底气,思绪又飞快地转动起来,心里一时有些纠结。他是该让江德深带人来勤皇救驾,还是先分裂安平和岑隐呢?

  他需要好好想想才行,到底怎么做才对他更为有利……

  文永聚又给皇帝盖上薄被,并慢吞吞地掖了掖被角,试图拖延时间,却迟迟都没听到皇帝的回应。

  他心里有些失望,却没敢表现出来,更不敢催促皇帝,心想:也许皇帝对他和江德深还有几分疑虑,才没有贸然开口。

  他还有机会的,反正他如今时刻在皇帝身边侍候着,每天找机会多劝劝皇帝就是。日久见人心,皇帝自然会知道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暗手千牌只为原作者天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泠并收藏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