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允一愣,有些惊讶地望着史厚德。

  其他人听到这话,也是纷纷皱起了眉头,心中不喜,要不是碍于史厚德的辈分高,在中医界德高望重,他们肯定就不客气地怼史厚德了!

  这个叫苏允的人,都狂妄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让他留下来,甚至说出中医需要他这样的话?

  看来史厚德真的已经老糊涂了!!

  “史老……”

  史厚德没有在意旁人的想法,他打断苏允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先听我说。”

  “这次的中西医交流会,说是交流会,其实是西医方对我们的一次光明正大的打压,他们事先安排了很多知名媒体,全程直播,并且很多国外的专家教授都会来参加,来势汹汹,企图一举把我们中医打压万劫不复之地。这样说听着夸张,实际上一点都不夸张,就比硬实力这一块,我们的确比不过西医。不是因为我们技不如人,而是当今社会科技太先进了,随便一个抽血化验,照磁共振,就比我们望闻问切要快速且准确得多。他们更是花大成本,研发了许多功效显著的西药,根本不需要医生自身的什么本事,给病人开药吃完就好了。这一点,我们中医的确比不过人家!”

  史厚德感叹一声,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了萧瑟和伤感。

  其他中医听到史厚德这番话,表情也是凝重起来,不少对中医赤诚的老中医感到很悲怆。

  苏允嘴巴动了动,想说点什么,还是没有说出来,史厚德继续说道:“所以说今年的形势很严峻,说是交流会,其实对于我们中医方来说,就是一场刀山火海,面临的是在全国人民面前的丢脸!”

  “我原本对今年的交流会已经不抱希望了,直到我遇到了你,苏老弟。算年纪,我当你的爷爷都绰绰有余了,但我还是要喊你老弟,因为你的医术令我佩服,医者,达者为师。”

  “你那一手夺命神针令我看到了希望,第一次看你使出夺命神针,我的希望之火就被点燃。后来在蔡老板家,你治好蔡老板女儿后,我这团希望之火被放大,如果说我们中医方有谁能在这次交流会上,帮中医度过难关,那么这个人只能是你,也只有是你。”

  “留下来吧,就当个我老头子一个面子,好吗?”

  史厚德说到最后,诚恳地望着苏允,眼里甚至带着一些哀求之色。

  苏允愣住了,张大了嘴巴,半会都合不上。

  说实话,他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史厚德心目中的份量那么重!

  史厚德可是粤省都很有名的老中医,不知道治好了多少病患,德高望重,不只是医术高明,做人的品德更是令人钦佩。

  然而现在,这样一位令人钦佩的老人,居然在这么多名医面前,恳求他留下来为中医正名。

  不开玩笑,苏允真的被感动到了。

  是对史老对中医赤诚之心所感动。

  面对史老的恳求,苏允无法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

  史老说的很对,如果说在场这么多名医里,谁能替中医度过此次难关,那么就只有他一个。

  看来他的追求还是太低了点,比起史老来,还是自愧不如啊。

  “好。”苏允郑重点头。

  可是在这时,有一道声音响起,“爷爷!你疯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苏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暗手千牌只为原作者极品赘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极品赘婿并收藏苏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