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野太郎似乎并不在意老者的言辞,“文化的传承,哪能是一代人就能完成的?就好像当年唐掌门,现在也有传承。fjshuwu.comhttp://”

  老者的眼神中忽而划过一道凌厉之色,“唐天变已经死了,他也没有后代。你说的传承,不过是现在和你作对的人吧?”

  “望公!”河野太郎立即接口,却被老者打断。

  “老朽廖望潮,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如果念我比你年长,叫一声老廖就可以了,不必一口一个望公,听着别扭!你想利用我对付搅你局的人?就免谈了!我欠河野饭冢一个人情,但不能这么还。”

  河野太郎没吭声,默默点燃一支雪茄,看着廖望潮,抽了好几口烟之后,才开了口,“唐天变恐怕也不会想到,他的曾孙也叫唐易!”

  此言一出,不仅廖望潮有所动容,河野治和河野平也跟着吃了一惊!

  之前他们都分析了,唐易不可能是唐掌门的后代,怎么父亲突然会这么说?

  其实河野太郎当然也不知道,更没法证明。不仅是他没法证明,就连唐易自己也没法证明。

  但是,正是因为没法证明的事情,那才敢说,而且容易被人相信是真的。

  “而且,这个唐易,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华夏收藏界年轻一辈中的翘楚,眼力就连一些老江湖都不能比,人称唐眼。若不是唐掌门的后代,是不会有这种眼力的。”河野太郎缓缓说道。

  廖望潮的大烟斗轻轻晃了一下,眼睛眯了起来,“你连一个小伙子都斗不过,跑到我这里借刀杀人,比你老子可差远了!”

  “我很久没有来华夏了,也没有多少故人,而且我这把年纪,以后也不一定来了。我来看看廖老,只是一个心愿。只是不巧,来之前,我恰好和唐易吃了顿饭。所以想起来了,如此而已。”河野太郎微微笑了笑。

  既然不让叫“望公”,他也不能叫老廖,于是改称廖老。

  说罢,河野太郎又看向了河野治和河野平。“你俩注意到门楣中央的那块黑色木条了么?知道是什么?”

  河野治和河野平对视一眼,都轻轻摇了摇头。

  “那是一条千年的沉香。今天廖老在,如果他没有意见。正好给你们讲讲这其中的过往。”河野太郎是对河野治和河野平说的,却一直看着廖望潮。

  廖望潮冷笑一声,“我跟着听听,听完,我欠河野饭冢的人情就此一笔勾销。”

  河野太郎心里,也跟着冷笑一声。不勾销又怎么样?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了,刚才还说自己想还才能还,那和勾销了又有什么分别?

  “大约八十多年前,那时候还没有我,廖老估计也只有十岁上下吧。你们的祖父河野饭冢当时也在华夏。当年华夏古玩圈有一位奇人,奇就奇在他本来是武功和暗器高手,是一个江湖门派流星堂的门主。但是呢,他又特别喜欢古玩,半路上道,眼力却非比寻常。”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唐易林娉婷廖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暗手千牌只为原作者九年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年尘并收藏唐易林娉婷廖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