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室中。https://

  正在做紧急处理的中年医生一看到徐恒松进来,连忙让开。

  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医生更是连忙的开口。

  “院长,病人之前因为失血过多,而且伤及到了脑部,刚刚突然出现了呼吸困难,心跳更是急剧下降,怕是……”

  一边的一位老中医这会儿也是脸上焦急道:“是呀,院长,本来送来的时候就已经奄奄一息了,刚刚也只是暂时稳定了一下,这会儿……哎,怕是无力回天了。”

  “冯老,难道……”

  这个叫做冯老的中医,在滨城人民医院那可是首屈一指的中医名家,早年在滨城都是十分出名的,上次唐峰来到滨城人民医院就是他作为亲自接待,而且原本他和唐峰就是多年的好友。

  “刚刚我已经用金针刺穴稳定了病人全身的气血,但毕竟伤的太重了,病人原来本身的身体情况十分的糟糕。”

  而至始至终陈平安都默默的站在一边,甚至几位主刀的医生完全都没有注意到手术室之中刚刚竟然多进来了一个人。

  “不好了,病人的心跳又开始下降了,而且呼吸已经开始出现停滞的情况了!”

  顿时一个医生着急的吼道。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一个个都是浑身猛然一颤,连忙的开始忙碌起来。

  就在这时,却是有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能再进行任何的药物手术治疗了,不然病人怕是撑不过三十分钟。”

  嗯?

  很明显在这样紧张的环境下,这样一个声音自然显得有些突兀。

  当即一个中年主刀医生便扭头看了一眼。

  “你是什么人,什么时候进来的,赶紧出去,手术重地,闲人免进!”

  中年主刀医生一看就是一个十分严谨的人,当即便对着自己身后的两个副手使了一个眼色。

  但这会儿的陈平安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快步走到了白勇光面前。

  这个时候的白勇光躺在手术台上,浑身早已经被鲜血染红,氧气管插入鼻腔,脸上更是没有一丝血色,头部的确是损伤严重,不过很明显之前已经经过了妥善的处理。

  在头部更是有着三根银针,完全控制住了头部之中紊乱的气血。

  “你干什么,怎么进来的!”

  顿时几人都是一脸警惕的看着陈平安。

  “陈先生,你这是……”

  徐恒松虽然知道这个陈平安十分的神秘,即便就是沈荣华都是毕恭毕敬,上次的唐老回到燕京之后打电话给他更是让他千万要对陈平安客气再客气,还说陈平安以后或许能够帮到自己。

  当然徐恒松也没有奢求太多,但在他了解到了陈平安这个人这几年的生活状态之后,再联想到沈荣华和唐峰给他所说的话之后,可以说徐恒松只得出一个结果,眼前这个陈平安万万不能得罪。

  “心跳将在十分钟后停止,如果刚刚你们进行紧急手段的话,可能只需要三分钟就会停止,而其实能撑到现在,全靠的就是这三枚银针。”

  陈平安说话之间便要伸手去将眉心之中的那枚银针拔掉。

  “你要干什么!”

  说话之间这个被徐恒松称之为冯老的老者直接一伸手那有些干枯的手掌便直接抓住了陈平安的手腕。

  “我不管你是谁,怎么进来的,现在我劝你马上滚出手术室,这里不是你能胡闹的!”

  “就是……院长,我马上叫保安……”

  徐恒松这会儿也是有些为难。

  毕竟这可是关乎到白勇光的性命,但眼前的陈平安却又不是一般人。

  就在徐恒松犹豫的片刻。

  陈平安缓缓看着冯老道:“多谢你为我爸扎的这三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最简单的三焦针法吧。说实话如果没有你这三针,我爸可能已经死了。但你这三针却是有时间的限制,一旦这三针超过了这个时间就会开始对的脑部造成破坏性的伤害,所以我才要拔出,重新施针!”

  什么?

  听到这话在场的这些医生都是愣住了。

  要知道站在这里的可都是滨城人民医院之中最有资格的中西医了。

  特别是冯老,更是滨城人民医院的宝贝,早年更是和徐恒松在战场上认识的,同时军医,可以说当时徐恒松的所有中医知识都是来自冯老。

  “年轻人,别胡闹了!”

  “我知道你想要救你爸的心情,但是……”

  就在这时监测心跳的曲线已经十分的缓慢,幅度也是十分的小,这样就意味着在不进行救治病人就会马上面临死亡!

  “徐院长,让他们都出去吧,你和冯老留下就行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你是我的全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暗手千牌只为原作者欢笑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欢笑红尘并收藏你是我的全世界最新章节